言情小說園 > 女生言情 > 帝國總裁霸道寵 > 第0942章 我把春天寄給你
    對于穆子期,穆南樞應該是要恨的,他曾經帶給自己那樣悲慘的童年,改變了自己一生。

    可穆南樞記得很清楚,大多時候穆子期都泡在實驗室里,一遍又一遍做著實驗,旁邊是他丟棄的失敗動物尸體。

    他像是只瘋子披頭散發,眼中已經沒有了焦距,再一次失敗之后他將所有實驗器材推翻,伏在桌上痛哭,口中聲聲喚著:“梨兒。”

    那樣的景象一直深深烙印在穆南樞的心中,也許是穆子期對母親太深的執念和感情,導致穆南樞一點都恨不起來。

    原來愛是可以大過恨的。

    穆子期為媽媽做的事情他都看在眼里,這樣一個悲情男人,自己還有什么可恨的呢?

    穆子期在離開之前也曾說過,不希望他們重蹈覆轍,人只有活著才有意義。

    為了顧柒的健康,穆南樞不惜做一做那個惡人,他只要顧柒活著。

    向來溫文爾雅的男人此刻竟然是歇斯底里的咆哮,徹底顛覆了穆南樞以前的人設。

    顧浣看到那個鐵骨錚錚的男人眼中是有淚的,他的愛早就超過了一切。

    這個沒有答案的結,她已經不知道怎么來解。

    “多謝先生饒我一命。”

    穆南樞只是讓她再不要出現在他面前而已,這是很輕的懲罰了,但規矩不能廢,阿旺必須要代替她承受那一百鞭。

    那一百鞭不會讓他死,卻也能讓他半死不活許久。

    穆南樞重新閉上了雙眼,臉上是十分疲憊的神情,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阿旺起身帶著顧浣離開。

    穆南樞心中惦記著顧柒,這么久沒有用藥,也不知她的身體狀況如何了,還帶著兩個孩子,她過得好嗎?

    小柒兒,我的小柒兒。

    心就像是有根針,一天比一天扎得深。

    阿旺陪著顧浣收拾東西,他得要先安頓好顧浣。

    “浣兒,你有什么打算?是回美國,還是就在這里?”

    顧浣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,以前美國是因為有顧柒,顧柒都不回去了,她又何必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只有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從小無父無母,幸得阿旺對她千依百順。

    “那我暫時給你在附近找個房子你住下來,平時我休息的時候就過來看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阿旺拉著她的手問道,他也不想顧浣離開。

    穆南樞并沒有說讓她離開巴黎,只是不要在他眼前而已。

    他只要住在薔薇古堡,顧浣就能遇上他,將顧浣安置到附近的房子里,這樣也不算是違背穆南樞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顧浣的臉上一片愁云,她握緊了阿旺的手,“對不起,連累你受罰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說,什么連累不連累的,你是我的女人,我本來就該保護你,難不成讓你去挨鞭子,你這細皮嫩肉的,挨不了三鞭我就得心疼死。

    我從小跟著先生風里來雨里去都習慣了,反正皮糙肉厚死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阿旺雖然情商低,不懂得說什么甜言蜜語,恰好就是這樣樸實的他讓顧浣動心。

    “別自責了,你跟在顧小姐身邊這么多年,就像是我對先生的感情一樣,要是換成我,說不定我也是會這么做的,沒有人怪你。

    先生動怒也不是因為你,而是太擔心顧小姐的身體了。

    阿才已經在收集線索,這次讓顧小姐逃了,下一次不會有這樣的機會,所以不要想多了,我帶你去看房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附近的地皮本來就被穆南樞買下,要給顧浣找個房子并不難,很快顧浣就住進了離古堡最近的房子里。

    阿旺看來看去,一邊說著改天要找個裝修隊重新給她裝裝,床也要換,沙發也太陳舊了些。

    “沒事,我能住的。”

    阿旺揉了揉她的頭,“晚上你膽子小,要是害怕就給我打電話,只要我沒事就會過來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天再給你找一個廚子和保潔,你喜歡什么就告訴我,我讓人給你添置。”

    在阿旺眼中顧浣就像是孩子一樣,他一點都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“快回去吧,阿才走了,先生那邊不能缺了你。”顧浣將喋喋不休的阿旺推走。

    “那你不要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不害怕。”顧浣將他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關上門,顧浣看著院子里風景發呆,腦子里想著穆南樞剛剛說的那些話。

    她重重的嘆了口氣,現在的事情已經不是她能阻止得了的。

    顧浣只能在心中給顧柒祈禱,希望她萬事順利,不再有什么磨難和波折。

    顧柒已經離開好長一段時間,司厲霆每天都會趴在窗口等待。

    “媽咪,柒姨又生病了嗎?我已經好久都沒有看到她了呢。”

    蘇顏摸著兒子的頭,其實她幾天前已經收到了甄管家發來的信息,顧柒已經離開,歸期未定,讓她不要擔心。

    歸期未定,是他找來了嗎?所以顧柒沒有辦法只能離開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該怎么和兒子解釋,就像是司厲霆本來有了一件很好的玩具,突然這個玩具被人搶走了,她該怎么說呢。

    是徹底告訴他玩具不會回來,還是說再給他買一個玩具,顧錦不是玩具,她也復制不來。

    “柒姨帶著小錦兒暫時回家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家?她們的家不是就在這個小區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柒姨的家住在很遠很遠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長大了可以去見柒姨和小錦兒嗎?”司厲霆認真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可以,也許有一天柒姨會帶著小錦兒回來見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一定要快點長大,那樣就可以和小錦兒在一起了。”司厲霆笑瞇瞇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蘇顏摸了摸司厲霆的頭。

    當然蘇顏沒想到沒等來顧柒,等來的卻是另外一個人,她的妹妹。

    如果知道妹妹是個魔鬼,會害了她一生,她怎么都不會讓事情發生。

    顧柒逃到了日本暫住,她知道穆南樞不會放棄尋找她,所以她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換個地方,就像是打起了游擊戰,讓穆南樞防不勝防。

    沿途她也咨詢了很多很有名的醫生,對她的病情都束手無策。

    沒有了藥物控制,顧柒昏迷時間已經長達一個多月。

    有好幾次離開都是在昏迷期間,甄管家每天都膽戰心驚,生怕顧柒再不會醒來。

    好在每次她都能醒過來,身體也沒有太大的異樣,就這么過了兩年多。

    每隔一段時間穆南樞就會收到一些禮物。

    例如夏威夷的沙,奈良的鹿角,澳大利亞的雪。

    附帶的還有顧柒大大笑臉的照片以及一些她感興趣的小東西。

    偶爾也會送一些奇怪的東西,例如在日本買了很多精美的手辦以及假發。

    穆南樞看到那些零零碎碎的東西,還有顧柒手寫的信。

    說是信,更像是日記一樣,記載著她的日常,讓穆南樞不要擔心,她現在過得很好。

    穆南樞看到那飛舞的字體,想著小家伙趴在桌子上寫信的畫面。

    她也會抱怨,前幾天準備去偷鹿角被人發現了,鬧了好大一個烏龍,后來自己莫名其妙撿到了一支脫落的鹿角,就滿心歡喜留存下來寄給他。

    穆南樞已經習慣了她的書信,每次心情煩躁他都會一遍又一遍的翻看那些禮物。

    她說她找了很多醫生,總有一天就找到一個解毒的好辦法,等她找到就一定回來。

    又是一年春天,薔薇花開得燦爛。

    阿旺抱著一個大大的盒子進來,“先生,顧小姐又寄東西回來了,不知道這次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顧柒有時候寄那些奇怪的東西讓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打開盒子,里面有一封信,還有很多花瓣,看得出是精心保護的,花瓣還很新鮮。“南樞,我把春天寄給你了。”
三码期期必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