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園 > 女生言情 > 帝少的獨寵嬌妻 >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晨曦,我們走
    兩人就這樣站著,對視著,最后還是秦軼先開口,詢問道,“需要我幫忙嗎?”

    霍晨曦這會心里有緊張,看著秦軼的眼睛,幾秒后,霍晨曦回答,“嗯。”

    霍晨曦同意了,人走進了試衣間里,秦軼在得到她的允許后,自己也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狹小的試衣間里這會站著兩個人,是有些擁擠,不過霍晨曦已經換上衣服了,只是后背的拉鏈夠不著。

    “你幫我,拉下后面的拉鏈。”

    霍晨曦輕聲說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秦軼應聲。

    動作很輕,秦軼伸出手去幫霍晨曦拉拉鏈,但是此時秦軼的全身都是繃緊的,因為能看到霍晨曦后背白皙的肌膚,而她的身材一向很好,所以這會秦軼心里,有種想保住她的沖動,可是理智告訴自己不能這么做。

    秦軼努力克制著,幫霍晨曦拉好拉鏈后,這才說道,“好了,我,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霍晨曦應聲。

    秦軼出去后,霍晨曦又整理了下衣服,這才走出來,在鏡子里看自己穿這套衣服的效果。

    這會一個導購空閑下來,走了過來幫霍晨曦介紹這款衣服的特點。

    霍晨曦聽完后,對這件衣服還算滿意,決定要了。

    之后換衣服是導購幫霍晨曦拉拉鏈的,秦軼知道霍晨曦想要,所以主動去刷卡買了單。

    兩人從這家店出來后,霍晨曦心里有點過意不去,對秦軼說,“那晚上我們一起吃飯吧,我請你吃飯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一起吃飯,”秦軼回答,“不過是我請你。”

    “秦軼,你不要這么客氣,”霍晨曦心里早就覺得不妥了,“你都幫我買這么多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應該的。”

    秦軼心里是樂意的,只要能看到她開心和滿足,這些錢財不算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不行,晚飯我必須請。”

    霍晨曦堅持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用。”

    秦軼笑著說,這會看著霍晨曦的樣子,也拿她沒辦法。

    “用的,就按照我說的辦。”

    秦軼正打算繼續說服霍晨曦時,突然一個目光看過去,看到了不遠處的一個人,頓時,秦軼的臉色變了。

    霍晨曦察覺到了秦軼的臉色變化,納悶地問道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說完,霍晨曦順著秦軼的目光看過去,頓時霍晨曦的臉色也變了。

    而不遠處的于佩姍,手里拎著購物袋,在原地已經觀察他們很久了。

    于佩姍沒有想到秦軼和霍晨曦認識,而且看他們之間的舉動,他們的關系并不一般。

    三人相對,于佩姍心里已經接受了他們在一起的事實,頓時抬步朝他們面前走來。

    秦軼眉頭一直皺著,而霍晨曦看著于佩姍靠近,心里也是一陣陣怒氣,厭惡這個人。

    “真沒想到你們會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于佩姍走到他們面前后,腳步停下來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有事嗎?”

    霍晨曦忍不住情緒,問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有事了,”于佩姍似笑非笑地說,“遇見兩位好朋友,當然要問候問候了。”

    于佩姍說完,目光看向秦軼。

    頓時,霍晨曦有些詫異,目光也移向秦軼,問道,“你們認識?”

    “嗯,算是認識。”

    秦軼幾乎是立即回答,沒有給于佩姍搶答的機會。

    可是于佩姍不打算這樣過去,接著秦軼的話說,“何止算是認識呢,秦總,我們的關系……可不止是認識呢。”

    霍晨曦聽著這些云里霧里的話,腦子里也是懵的。

    秦軼心里對霍晨曦是有歉意的,想解釋,但是此刻顯然不是時機,因為于佩姍在。

    秦軼看向于佩姍,一點客氣都沒有,只說道,“問候完了,你可以走了,別擋我們的道。”

    秦軼的態度,讓于佩姍心里有些惱火,這人怎么對自己說話的?

    他以前可是畢恭畢敬地跟在自己身后轉,現在真是翅膀硬了,有膽子了。

    于佩姍看著秦軼,眼神變得兇狠起來,沒有接秦軼的話,而是問秦軼,“我知道上次的事情是你干的。”

    秦軼心里清楚,于佩姍說的是什么事情,但是沒有回答。

    于佩姍又看了一眼霍晨曦,之后繼續看向秦軼說,“我之前還想不通為什么,但是現在見到你們倆在一起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于佩姍看向霍晨曦,盯著霍晨曦說,“霍晨曦,你勾引了秦軼來對付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時候讓他對付你了?”

    霍晨曦從來沒有讓秦軼幫自己去對付于佩姍,所以這個鍋,自己不背。

    “別裝了,”于佩姍看到霍晨曦無辜的樣子,就覺得惡心,“之前那個項目,我被踢出局,我背后的人被封殺,我后來查到是秦軼參與對付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為以為是我和他之間的恩怨,現在我算是明白了,秦軼是為了你,才這么對付我的。”

    于佩姍說得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霍晨曦心里很詫異。

    看看秦軼,再看看于佩姍,自己心里還反應不過來。

    這件事不應該是上官昀幫自己的嗎?

    怎么會變成秦軼了呢?

    看到霍晨曦這副樣子,于佩姍心里更是氣,但是知道這會和霍晨曦動手,自己占不了上風,因為秦軼在她旁邊,秦軼幫助的人,一定是她。

    秦軼,于佩姍又將苗頭對準秦軼,盯著秦軼憤怒地說,“呵,在我這里找不到成就感,現在就開始尋找別的女人了?”

    秦軼這會真想殺了于佩姍,心里很怕她說出更多的真相。

    因為自己和于佩姍的所有事情,自己對霍晨曦一個字都沒有說,如果此刻說出來,自己擔心霍晨曦會承受不了。

    她是一個心思單純的女孩子,對人和事,心里一直沒有顧忌太多,所以如果一下子知道太多,她的情緒可能會失控。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?”

    秦軼反問于佩姍,接著又說,“你現在對于我來說,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于佩姍氣得不輕。

    秦軼不打算理會于佩姍了,看向霍晨曦,聲音溫柔了些,對霍晨曦說道,“晨曦,我們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霍晨曦這會不清楚情況,但是秦軼說的話,自己百分百信,所以秦軼說走,那自己就跟著他走。
三码期期必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