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800♂小÷說→網 】,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第872章 胎教

    江易去廚房瞧了眼,看著那只燒糊的鍋子,底都黑透了,他不禁皺了一下眉頭。

    就這水平我,還敢進廚房?

    他笑道:“呵呵,大舅子,我看……不如還是去外面吃吧,我請客。”

    最后,四個人來到一家早餐店。

    原本是打算帶著小果果一塊兒去的,可是剛才蕭家的人過來把孩子接走了。

    估摸著,蕭寒也是想著給兩人多制造一些獨處的空間。

    江易挑選的地方非常接地氣,有粥有面條,典型的中式早餐,什么小吃都有。

    陸悠暖要了兩份湯包,一碗皮蛋瘦肉粥,還有一碗豆腐花。

    “暖暖,這些你一個人吃嗎?”凌念覺得太夸張了,胃口不是一般的大啊。

    江易笑著說:“嫂子也多吃點,懷孕的時候消耗很大,當然要補補。”

    這話聽著沒什么毛病,可是凌念就是不自覺地臉紅了。

    想想昨天一晚上,消耗可不是很大嗎,雖然她沒有做什么!

    江易夾起一只湯包,放到嘴邊吹了吹:“寶寶來,咬一口,小心燙。”

    陸悠暖笑嘻嘻的,把肉吃到嘴里:“親愛的,你把皮吃了吧,我就要吃肉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凌念覺得這頓早飯沒法吃了,慢慢偏開視線,不去看那兩個刺眼的。

    這恩愛秀的……都冒雞皮疙瘩了。

    陸晨曦面無表情盯了會兒,隨后有樣學樣,拿起筷子:“老婆,你嘗嘗看這春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念這錯愕的表情像是被嚇了一跳:“你干什么啊,誰是你老婆。”

    陸晨曦笑著:“乖,吃一口,我已經吹過了,不燙了。”

    江易和陸悠暖相視一笑。

    大舅子,可以啊!

    吃過早飯,陸悠暖急著要帶凌念去婚紗館:“念念,你知不知道,這可是全球知名的婚紗設計大師,爺爺連夜安排私人飛機把她請到江城來的,就為了給你量身定制禮服,我和我家親愛的結婚那會兒,都沒這待遇呢!”

    凌念松開陸悠暖的手:“我突然有些累,對不起暖暖,還是改天吧?”

    “另外,我知道是爺爺的一番好意,但我不需要定做什么禮服,至于婚禮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婚禮,她心里莫名有種緊張感。

    不單單是緊張,也讓她想起曾經和陸晨曦訂婚、結婚的時候,那時內心的酸澀,那是的不愉快……

    她不愿意回想那些。

    她希望以后,將來,全部都是美好的。

    她仍然有著期待。

    一如初次愛上這個男人的時候……

    “可是都已經約好了,多難得的機會啊,念念,你和哥哥好不容易重新在一起,一定要風風光光大辦婚禮才行的。”

    凌念莞爾:“婚禮只不過是形式,更多的是做給別人看,我不在意那些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話是這么說……”

    江易是時候勸道:“寶寶,既然嫂子說累了,那就改天吧,我們就別再打擾了。”

    在江易的暗示之下,陸悠暖才罷休。

    陸晨曦把凌念送回公寓,然而還沒到家,她已經靠在一側睡著。

    他把車子停好,將外套蓋在她身上,然后靜靜地守著她。

    他俯過身來,在她臉頰輕輕地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凌念睡得不深,馬上就醒來:“我睡著了嗎?”

    陸晨曦下車,繞到另一邊將凌念抱起:“去房間里再睡,小心不要著涼。”

    凌念的雙臂輕勾住陸晨曦的脖頸。

    回到公寓,他沒有立刻把她放下來,她也沒有松開手。

    彼此對視著。

    陸晨曦開口:“要不要泡個澡?我去給你放點水?”

    凌念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放好水,他看向她,一步步走過來,目光很深切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去公司嗎?”凌念的聲音透著緊張,眼神避開和他對視。

    陸晨曦摟著凌念的腰:“嗯,不去,就想陪著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,你出去吧,你去客廳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幫你,嗯?”

    “陸晨曦……”

    不管凌念怎么躲避,陸晨曦就是往她臉上湊,不停想要親她。

    后來,澡是一塊兒泡的。

    可是除此以外,陸晨曦也是規矩得很,什么壞事都沒做,頂多也就是蹭了點小便宜。

    雖然昨晚上意猶未盡,但她懷著身孕,他又不是禽獸。

    大白天的,兩人一起躺在被子里,他圈著她,讓她枕在臂彎。

    凌念覺得舒緩了很多,整個人慢慢地放松了。

    “陸晨曦,你會講故事嗎?”

    “……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故事啊,講故事給孩子聽。”凌念的手輕輕撫在小腹。

    “他還在肚子里,哪里聽得懂故事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是胎教嗎?”凌念看看他,嘴角勾起笑意。

    “我懷著果果的時候,每天給她講故事,現在這個孩子,本來就是你惹出來的,難道你不應該更加負責一點嗎?你沒有機會對果果做的事情,現在不是要彌補嗎?”

    陸晨曦面目難色:“那好吧,想聽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會講什么,就講什么吧。”凌念微笑著,閉上了雙眼。

    陸晨曦先是講了三只小兔和大灰狼的故事,可講到一半,講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后來又講了白雪公主的故事,沒講幾句,又把故事給講死了。

    不過凌念卻一直笑著,似乎很享受這樣的時刻:“你別聽啊,繼續。”

    講的亂七八糟。

    但她喜歡聽著他沙啞又磁性的聲音。

    陸晨曦翻過身,手指捏了捏她的臉蛋,接著便親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啊?不講故事了么?”

    “讓我親一會兒。”

    凌念默不作聲,某人就越發為所欲為。

    這哪兒是親一下?

    “陸晨曦,你好煩啊,你夠了沒有啊,我剛剛才洗好澡。”凌念白了一眼。

    忽然雙手勾住他脖子,有些生氣,有些用力:“你不要以為我這就算是原諒你了,我的氣還沒有完全消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陸晨曦這會兒態度溫順,老婆說什么都是對的,老婆說什么都不能還嘴。

    他想不明白,這么淺顯易懂的道理,他早干什么去了?

    凌念的眼底忽然暗了幾分:“以前你沒有對我做過的事情,以前你不愿意做的事情,你不削做的事情,你要通通對我做一遍,心甘情愿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什么我就做什么,任何事情都可以。”陸晨曦趁機又親了好幾口。
三码期期必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