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園 > 女生言情 > 一夜鎖情,總裁先生請溫柔 >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金籠子
    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金籠子

    聽到這話,路一鳴愣了一下,然后仔細端詳戴寧的臉龐,隨后才道:“戴寧,你不是很喜歡去工作嗎?為什么突然要辭職?”

    看到路一鳴的銳利的眼眸,戴寧半垂下頭,勉強笑說:“其實,我也想了很久,既然我嫁給了你,嫁進了路家,我還是要以你為重,以路家為重,我以后的任務就是做你的賢惠妻子,做路家的好媳婦,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我想如果我再出去工作,肯定是家里和工作兩難顧及,到時候哪一方面都做不好,還不如只顧一頭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戴寧遲疑了一刻,然后上前握住戴寧的肩膀。說:“不對,這肯定不是你的真心話,是不是昨晚你聽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一時間,戴寧的眼眸有了濕潤的東西,所以一直垂著頭,不敢抬頭,怕眼淚掉出眼眶。

    聽到戴寧支吾的話,路一鳴伸手捏住戴寧的下巴,抬起了她的頭。

    下一刻,路一鳴便看到了一雙含淚的眼眸。

    一時間,戴寧的委屈已經無法掩飾。

    看到這樣子的戴寧,路一鳴眉頭一皺,心下一軟,然后便將戴寧緊緊的抱在了懷里!

    “對不起,是我無能,不能說服我媽!不過現在也沒有到你馬上要辭職的程度,你再給我一點時間,我會想辦法說服……”路一鳴愧疚的道。

    這時候,戴寧打斷了路一鳴的話。“一鳴,我不想讓你為了我和你的父母產生矛盾,昨晚,媽犯了心臟病,恐怕你也是嚇壞了,不如我還是辭職吧,我想過了,現在我不辭職,以后我也得辭職,反正都是早晚的事情!”

    四目相對,兩個人都在為彼此著想,兩個人的心緊緊的糾纏在一起,都在為對方的委屈而感到心疼。

    “戴寧,委屈你了,我……不知道該說什么。”對于戴寧的深明大義,路一鳴都不知道該說什么。

    聞言,戴寧不由得抿嘴一笑,伸手為他抻平西裝的領子,道:“既然知道我受委屈了,那你以后就要好好補償我。”

    路一鳴勾唇一笑。道:“那會用一輩子來補償你的!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戴寧滿意的一笑。

    隨后,路一鳴便突然彎腰將戴寧一把打橫抱了起來!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啊?”戴寧的頭暈了一下,趕緊用雙臂抱住了路一鳴了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我補償你啊。”路一鳴勾唇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補償?”戴寧揚著下巴問。

    路一鳴則是低首在路一鳴的耳邊低聲道:“在床上補償。”

    “討厭,我就知道你沒正經!”戴寧笑著拍了一下路一鳴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我們現在是夫妻了,這個事情比什么都正經好不好?”路一鳴理所當然的道。

    隨后,路一鳴便要將戴寧往床上放。

    戴寧卻是推搡著路一鳴的肩膀。“別鬧了,要遲到了!”

    “沒關系,我是老板,沒人扣我錢,你今天就辭職了,也不怕他們扣你錢。”路一鳴調侃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就算我不怕扣錢,媽會說的。”戴寧蹙著眉頭,是真的有點著急。

    這時候,路一鳴才放開了戴寧,不過仍舊是低首在戴寧的臉頰上狠狠的親了一口。“等晚上我再補償你。”

    “討厭!”戴寧啐了路一鳴一口,便轉身跑出了房間。

    路一鳴望著逃走的戴寧不由得一笑。

    早餐的時候,路一鳴便對正在用飯的二老道:“爸,媽,戴寧已經想通了,她今天就遞交辭職報告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路家二老不由得一愣。

    隨后,路母便恢復了神情。

    而路父則是點頭高興的說:“好,好,以后我和你媽走了,你和戴寧便是這路家的大家長,責任擔子都在你們身上,戴寧為路家做出的犧牲,路家會記住的,以后路家絕對不會虧待你的!”

    “謝謝爸。”戴寧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抬眼看了路母一眼,路母的臉上仍舊沒有什么好臉色。

    隨后,路母便道:“既然她已經嫁給了一鳴,當然要以路家為重,只要你循規蹈矩,路家絕對有你一碗飯吃!”

    路母的話并不那么好聽,戴寧低首吃飯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這時候,自己的手則是被一只大手突然攥住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很大,也很溫暖,更給了她力量。

    下一刻,戴寧抬頭一望,正好迎上路一鳴寬慰的眼眸,戴寧不由得抿嘴一笑。

    一切的煩惱和不待見,在有這么好的伴侶相伴下,都不是問題。

    上帝是公平的,給你關閉了一扇門,絕對會給你打開一扇窗。

    路一鳴就是那一扇窗,讓她的情感和生活都有了歸宿的窗。

    這天早上,戴寧便將辭職報告交給了現任主編。

    海倫第一時間知道了這個消息,便將戴寧拉進了茶水間。

    “聽說你要辭職,是真的嗎?”海倫驚訝的盯著戴寧問。

    戴寧點了點頭。“是的,我正想告訴你呢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海倫倒是收起了錯愕的表情。說:“其實我知道你嫁給路一鳴以后,早晚會辭職的,只是你自己還一直都在抗爭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戴寧不由得擰了眉頭。

    “這還用問嗎?別說是集團總裁的夫人,你看看就是一個小企業主的夫人有哪一個還在外面工作的?不是回家相夫教子,就是去夫家的企業幫忙打理生意了!”海倫笑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戴寧不由得低首一想:海倫的話其實說的很對,只是自己一直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罷了。

    “其實我挺喜歡這份工作的,工作之余還可以和你們聊聊天解解悶,以后都不會有這種情況了。”戴寧不由得嘆氣道。

    “哎,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啊,我們想嫁入豪門做少奶奶都沒有機會呢!”海倫不由得道。

    “其實做少奶奶就和做金籠子里的金絲雀沒什么兩樣。”戴寧嘆了一口氣,仿佛已經預見了將來無聊而乏味的生活狀態。

    “可惜我想要個金籠子還沒有呢,不過你以后要是悶了,可以約我出去吃飯聊天,不過你請客!”海倫調侃著笑道。
三码期期必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