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園 > 女生言情 > 重生家中寶 > 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 小兒女
    田嘉志總結了,長寶同牛大娘做飯那是長寶這個指揮不行,將不行,兵強沒用呀。牛大娘再好的手藝白瞎。

    在看兒子拿著菜譜的認真模樣,他們爺兩這算是兵強馬壯呀。配合戰打得好,難怪東西還沒出鍋呢,就把閨女饞成這樣呢。要不是手上都是面糊,都想在閨女鼻子上刮一下,沒給你好吃的呀,至于饞成這樣嗎。

    再看看兒子那邊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小表情。田嘉志啥都不想說了。

    田野等著看,爺三能端出來什么東西。說真的,不看好。有他們家長寶攙和的事情,一般都不咋樣。

    不過小兒子那是做什么像什么的。沒過五分鐘呢,長寶端著大大的盤子,美滋滋的從屋里出來了。

    那張臉燦爛的讓田野差點閃瞎了。真的他們家閨女這時候絕對是最漂亮的,然后洗手出來的爺兩跟在后面。很有大廚的范。

    長寶獻寶的給田野往嘴里送:“媽,你嘗嘗,這可是長順做出來的,我爸幫的忙。”

    田野夾起來一塊,點點頭:“我兒子要是做廚師,肯定是最帥的廚師。”

    長寶看著田野吃了,才自己夾起來一塊,立刻瞇著眼睛:“怎么能這么好吃呀。”

    然后就眼巴巴的看著長順:“你能每天做一個菜譜上的菜嗎。我還想要那個,那個,還有那個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說,閨女這是逼著兒子在廚師的道路上奔跑嗎。

    長順看看長寶,意味深長:“看我心情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就看到長寶整個一頓飯都是繞著長順轉悠的,那個狗腿的勁頭,讓田野田嘉志都沒眼看了,為了吃的,閨女滿拼的。

    沒看到最后一塊糖醋里脊長寶都忍痛割愛給長順送到碗里了嗎:“長順呀,你吃。”

    長順看看長寶,再看看碗里的里脊:“你舍得呀。”

    長寶羞澀了:“不舍得,不過明天你不是還要做呢嗎。我可以暫且忍一忍。”

    田野翻個白眼:“好像我沒給他們做過一樣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知道這兩孩子的官司,不插嘴,就看著兒子給閨女上套呢。

    長順筷子上那塊里脊,就那么夾著:“你只要聽話就成。”說著把最后一塊里脊給長寶夾到碗里了。

    長寶看著吃的,那真是啥都想不起來了,除了點頭就是點頭:“肯定聽話。”

    里脊已經到了嘴巴里面了。吃完了才笑瞇瞇的看著長順:“你怎么那么本事呢,這都能做出來,將來你一定要當廚師。”

    長順嫌棄的甩甩手,這次說的半點不客氣:“我多想不開呀,一輩子拴著你。哼。”

    長寶里脊終于咽到肚子里面了,才騰出來腦子思考問題:“什么意思呀,你嫌我煩。”

    長順無奈的嘆氣,其實長寶也不錯,至少聽話,當然了得用對方法:“我的理想可不是當廚師。”

    長寶笑的更好看了:“你對我真好,專門給我做的呀。不是為了當廚師呀。”

    長順有點臉紅,這個吧,雖然長寶有點臉皮厚。不過好像猜中了,可不是專門釣魚用的手藝嗎。專門收服這個看臉,不辨好歹的妹子的。可謂是煞費苦心。

    田嘉志邊上都心痛兒子了,長寶那邊還是覺得長順將來當廚師更好一些,小嘴巴一張一合說的都是好話:“你這手藝不當廚師多可惜呀,你就當廚師吧。你看這么好吃的東西,也就你能做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長順:“別人也能做出來,不過是沒有我做出來的你吃著方便。”

    一語道破天機,不過人長寶姑娘臉上可不見羞澀,還挺認真的點頭:“就是,就是呀,你不當廚師的話,我想要吃這些可就不方便了。”

    田野氣的瞪眼,要是因為這個兒子的理想變成了廚師,親閨女她也下得去手,收拾一頓的。

    長順:“所以將來你因為吃的讓人給拐走了,我半點都不奇怪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:“田陽的理想應該改一改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頭疼,這要是田小武的兒子,因為自家閨女改當火頭軍了,田小武肯定同自己拼命的。

    咱們能把話題暫且就先放到這里嗎,咱們能不說田陽嗎。

    田野更不愿意,就是當火頭軍那都沒有田陽什么事:“有他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長順看看親媽,田野的心思,長順還是知道的:“沒有他的事。”果斷的變節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看看兒子,一句話都沒多說。話說這小子那真是太明智了。

    長寶那邊茫然的:“你們在說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看著田長寶這個憨貨,都是因為她,偏偏這丫頭半點自覺都沒有,天生讓別人操心的料呀。

    你說這閨女到底怎么養成這樣的。

    田野認真的對著田嘉志:“我對她同長順那是一模一樣養大的,真的。”明明是一樣養大的,為啥兩孩子性格那么分明呢。中和一下也好呀。

    田嘉志安慰媳婦:“那是閨女,嬌氣點沒事,那不是有咱們呢嗎。”

    跟著看看兒子:“還有長順。”不然怎么辦呀。那么大的兒子從小就操心這個沒心眼的姐姐。將來怕是也甩不開。田小武那不是現在也給田花收拾尾巴嗎。

    田野當著閨女的面就沒好意思說,明明是一樣養大的,怎么就一個有心眼,一個沒心眼呢。

    長順:“我也會幫著媽媽看著她的。”看吧,這就是區別呀。

    好在長寶同學雖然不是多懂,還是跟著來一句:“我也會看著長順的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很有氣勢的來了那么一句話,不過一家三口都沒人把這話當真就是了,這位能把自己看好了就不錯了。

    然后長寶同學就語不驚人死不休呀:“我會把班里女生給長順寫的小紙條都給截獲的。”

    長順瞬間臉色通紅,這人怎么這樣,小小少年已經很忌諱這種事情了:“才沒有這樣的事情呢。”

    田野同田嘉志嘴巴都張的大大的,兒子才多大,還有這樣的事情嗎。而且看長順的反應就知道肯定有呀,不然哪用得著如此激動。

    長寶言之鑿鑿:“有就有,你沒看到,那是我把紙條給截住了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咳咳,你這就不對了,長順的事情長順自己會處理的。你不該這么做,要信任長順。”

    長寶:“才不要,那些女生都不愿意跟我玩,還要拉著長順,我才不讓他們得逞呢。”

    所以閨女你這是做什么。還說什么幫著長順擋小紙條,哎呦,田野可鬧心了。

    書客居閱讀網址:
三码期期必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