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園 > 女生言情 > 乾龍戰天 > 第四四八章 虛空裂縫
    傳訊符打出去后,并沒有化成一道金光飛出去,而是在沈云的頭頂滴溜溜的打起轉來。

    這是傳訊符找不到魏清塵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后者此時不在凡人界,在仙山。

    好吧,也不排除這種可能。

    不過,這道符是做廢了。沈云彈出一個小火球,將之燒掉。接著,心念一轉,他又拿起另一道符,同樣的對著符文說了聲“端木,是我”,再折好,打入一絲道力,打出去。

    結果,這道符也是一樣的,只在他頭頂一尺來高的位置轉圈圈。

    端木光也不在凡人界。

    沈云皺了皺眉頭,心里起了嘀咕一個個的都去了仙山,本部這邊誰來坐鎮?是道長嗎……

    立時,他自己又推翻了這個判斷——從飛水巖縣里的那些修士同盟軍秘探們那里,他得知,在兩年前,十大門派不約而同的秘密發布了弟子召集令。云景道長是內門金丹真人,肯定在召集范圍之內。更何況,他與道長的關系,玄天門的上層都是知曉的。只怕,在他“出事”之后,玄天門就第一時間召回了道長,詢問詳情。是以,道長還留在仙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那么,本部這邊還有誰坐鎮?難不成齊伯他們的修為已經提升到可以獨立指揮本部的境界了?

    真是越想越著急。

    沈云又一次打出一道傳訊符,這回是給齊伯的。齊伯的性子,他再清楚不過了。沒有他的命令,齊伯是絕對不可能離開本部的。

    這道傳訊符打出去后,還是在他的頭頂轉著,努力尋找方向!

    齊伯也不在凡人界!

    也就是說,本部遷往仙山了!

    到底發生了什么?以至于魏清塵他們改變了原有的布局,率領本部集體遷往仙山?

    沈云驚得兩個眼皮直跳。又刷刷的畫制了十枚上品傳訊符,給羅叔、蘇老三、劉營主等人打出去。

    無一例外,這些傳訊符皆沒能打出去。它們顯示,羅叔等十人也不在凡人界了。

    那么,只能去仙山了。然而,他卻連自己目前確切的方位都沒搞清楚。在飛水巖縣里的密探們心里,他沒有找到答案。而清風坊里的近百名玉錦門弟子們,與他一樣的搞不清楚。

    沈云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,舉目遠眺前方,心道看來,仙山的變故對凡人界的影響,遠遠超過了我之前的預判。再急著也沒有用。等囡囡醒來再說罷。

    季勇他們被收在紅羅寶傘里,與他失去了聯絡。囡囡身邊連個護法的人都沒有。他不敢跑得太遠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剛才的修士同盟軍表現出來的作風,與仙符兵、仙門雜役弟子完全不同,頗有運天演武堂的風氣。他不得不提高警惕,免得在修士同盟軍面前暴露了行蹤。

    略作沉呤,沈云拂散地上的灰燼,吞噬掉自己留在這里的氣息,祭起清越冠,直接返回了飛來之地。

    說來真是驚險。他回到山洞后的第二天下午,一艘黑甲飛船突然出現在飛來之地的上空。

    沈云當時就提起了心——他一直密切注意著方圓百余里之內的情形。居然沒有察覺到這只黑甲飛船是從哪個方向開過來的!

    他們發現了我了?

    看了一眼仍在沉睡之中的錢柳,他從百寶囊里取出了青霜,緊握在手。

    半空中,黑甲飛船慢悠悠的盤旋三圈,往東南方向飛出三里多遠,船身一晃,鉆進一朵白云里,瞬間從他的氣息感知里消失了。

    又是白云團!

    那個方向,也正是黑甲飛船之前突然出現的方向!

    是瞬移,還是穿越虛空?那只是一般尋常的黑甲飛船!

    沈云心頭大震,不由緊了緊手里的青霜。

    等了半刻鐘,還是不見那黑甲飛船再度出現,他哪里還坐得住?當即出了山洞,仰頭去看那團白云。

    這一看,還真看出名堂來了。

    那團白云浮在半空里,許久不見挪動。

    只是,它的表面不見靈力波動……沈云手執青霜,祭起清越冠,騰身飛起,慢慢的接近它。

    很快,他看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也難怪那團白云之上沒有靈力波動。因為它根本就不是什么高階法器,也不是幻陣變出來的障眼法。在白云的里頭,藏著一道丈許長的虛空裂縫!

    它不是很大,恰好可以讓那黑甲飛船穿過其中。

    而虛空的周邊衍生白色云團,那是自然而然的現象。

    看著眼前的情景,沈云連聲嘆道“大意!大意了!”

    在此之前,他曾仔細搜查過飛來之地及周邊,卻忽略了頭頂的天空。是以,在這里呆了這些天,也一直不曾發現這道虛空裂縫。

    也難怪飛水巖縣里的那些密探如此懈怠,這些天都不曾到這里來打個轉。原來,一直有黑甲飛船通過這道虛空裂縫過來定期巡邏,無需他們操心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沈云的額頭上冒出了一層冷汗。

    幸虧他決定折回來,替囡囡護法。并且,意識到修士同盟軍比自己意料的更厲害之后,他又在山洞上加了一重幻陣,以確保萬無一失。

    通過虛空,可以去的地方多了。是以,單是憑著這道裂縫,沈云沒法追蹤那黑甲飛船。只是如此一來,他心里對修士同盟軍更加忌憚,心里也愈發的堅決,在囡囡醒來之前,要寸步不離的守在這里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差不多相同的時間段,那艘黑甲飛船再度出現。

    同樣的,它也是在飛來之地的上空慢慢的轉了三個圈,又從虛空裂縫里離開來。

    殊不知,待它離開后,不到半刻鐘,沈云從洞里走出來,右手用力一揮。

    蓬蓬蓬……數十道淡金色的亮光從四周的草叢里沖出來,被他盡收于袖中。

    這些都是他用道力幻化出來的小鏡子,相當于留影石。不過,因為他的修為不下于化虛一層的真君們,所以,這些小鏡子可比留影石隱蔽得多,再加上,它們的個頭極小,藏在草叢里,跟露珠似的,化虛境以下,輕易識不了。

    它們被他提前一個時辰布設在四周。為的是能從各個方面看清那艘黑甲飛船。

    沈云收回這些小鏡子,心念微轉,對黑甲飛船的情形,已然有了大致的了解。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他翹了翹嘴角,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是他被唬住了,走向了另外一個極端。其實,修士同盟軍沒有他想象的那么厲害嘛。只是換湯不換藥罷了。

    ===分界線===

    某峰多謝友書藤上秋千和史春文的月、票,謝謝!

    。
三码期期必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