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園 > 女生言情 > 戰少,一寵到底! > 正文 第1940章 1940 死性不改
    “向小姐,我想您是誤會了,不是刷卡機的問題,而是、而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是什么”向思琴回頭掃了她一眼,眼底全是不耐煩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不喜歡她們一直跟在她身后嗎

    像個跟屁蟲似的,弄得她連看鞋子的心情都沒了!

    “向小姐,很抱歉,剛才我連續刷了您的卡兩次,均顯示您的賬號被凍結了。”

    “凍結”向思琴霍地回頭看著她,怒氣沖沖:“我說你這個當經理的是不是當傻了”

    “機子壞了就壞了,怎么就變成是我的卡出問題了”

    “我的卡被凍結,動動你的豬腦子想想都知道不可能吧”

    被她吼了幾句,經理也有幾分心虛。

    剛才明明也看得很清楚,刷卡機上就是她的卡被封的提示。

    她還是擔心會有萬一,萬一真的是他們的刷卡機有問題,那怎么辦

    得罪向小姐這位大客戶,可不是一般的罪過。

    處罰輕一點的,可能會因此丟了飯碗。

    重一點的,將她辭退之前,還要在她工資里面扣除向小姐的精神損失費什么的。

    這么一來,她豈不是得不償失

    這險,冒不過!

    “向小姐,很抱歉,我現在再去刷一次,很抱歉打擾到您寶貴的時間。”

    說罷,經理擠出一抹討好的笑意,沖向思琴鞠了鞠躬,才轉身迅速往收銀臺邁去。

    “經理,怎么樣行不行”

    把整個過程看在眼里的女收銀員,看著回到收銀臺,又刷了一次卡的經理。

    經理搖了搖頭:“還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不要換另外一部刷卡機”收銀員看著她,小聲建議。

    經理想了想,最終還是拿著金卡,趁著向思琴不注意,轉身進了他們的員工辦公室。

    “還沒好嗎做點事情都慢吞吞,不知道本小姐時間很寶貴嗎”

    在店里轉了一圈后,向思琴回到收銀臺,極不耐煩地看著收銀員。

    “向小姐,請您稍等片刻,我們經理進去試了,應該很快就出來。”

    向思琴哼了哼,轉身來到他們的貴賓招待處的沙發坐下,拿出手機,沒一會就玩嗨了。

    “經理,怎么樣”向思琴前腳剛離開,經理后腳回到收銀臺。

    經理沒說話,舉步便往向思琴那邊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向小姐,很抱歉,耽誤了你那么長的時間,你的卡我們已經試過幾次了,還是刷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刷不了”向思琴抬頭看著經理,對上她認真的目光,她心里還是有幾分不確定。

    “你先等等,我現在就給我媽打電話,問問到底怎么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向小姐,您坐一會,我先去招呼其他客人了。”

    沒有錢的主,經理怎么可能還繼續在她身上花時間。

    看到經理態度一下就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變,向思琴一向高傲的姿態受到重創。

    要是換了平時,她肯定會趾高氣昂地和她理論到底。

    可現在當務之急,還是先打電話給媽媽,問清楚究竟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打通電話,說了幾句開場白后,向思琴迫不及待地問起了金卡的事情。

    聽到付美的回答之后,她如今的一張臉比鍋底還要黑,下意識就怒罵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媽,你們怎么可以這樣我現在還在……”

    意識到大家的目光齊刷刷向她投來,向思琴立即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唇。

    沖眾人尷尬一笑,點頭表示歉意后,湊到電話話筒邊,將聲音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“媽,你和爸到底想要做什么不知道我每隔兩天都會去shipping嗎”

    “我現在在鞋店,還和他們說了要買下那些鞋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連招呼都不打一聲,直接就把我的賬號給凍結了,我多沒面子”

    “面子是自己給的。”電話那頭的付美,平淡的話語倒是聽不出半點波瀾。

    “媽!”那么多人看著,向思琴就是再向發泄,也不好發泄出來。

    “同樣,面子也是自己丟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現在是討論這個的時候嗎

    “知道得罪你爸是什么下場了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時候得罪過他我不過是想幫他而已,如果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死性不改!難怪你爸會這么生氣。”昨晚發生的事,付美也已經了解過。

    “卡是你爸爸親手給凍結的,有什么意見想要發表,你自己找他。”

    丟下這話,付美毫不留情地把電話給掛斷。

    聽到電話離嘟嘟嘟的回聲,向思琴氣得差得忍不住直接把手機給摔了。

    知道店里的人還在等她結賬,她用力咬了下薄唇,深吸一口氣,霍地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明知道是什么情況,可她的架勢還是絲毫沒有減少半分。

    “這些鞋子都給我留著,過兩天我會回來把它們全部帶走。”

    “喲!我沒聽錯吧堂堂向氏集團的大小姐居然連幾雙鞋子的錢都給不起。”

    就在向思琴轉身就要離開之際,一把不屑中帶著笑意的女聲,銳利地響起。

    向思琴隨著聲音的方向望去,只見一個年紀看起來和她相差無幾的女孩,諷刺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從女孩的衣著打扮可以看得出來,他們家里肯定也是很有錢的。

    只不過,平日里那么多女孩因為她家的背景,有意無意地想要接近她、討好她。

    現在看著面前的女孩,向思琴根本認不出到底是哪家大戶人家的女兒。

    “你這話什么意思最好給我說清楚!”

    她星眸半瞇,心情原本就不好了,被她這么一氣,這下就連聲音也低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向小姐是個聰明人,我剛才的話是什么意思向小姐應該很清楚吧,不是嗎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向小姐,真的很抱歉,我們是做生意的,你沒有付款之前,我們的鞋子還要繼續售賣。”

    經理看了向思琴一眼,又看著店里的幾個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小青、小靜,把這些鞋子都放回到貨架上,陸小姐她們說了今天會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是,經理。”

    “好樣的!別以為我好欺負!今天在這里發生的事情,我是記住了,咱們等著瞧!”

    向思琴長臂一揮,重重哼了哼,舉步迅速從鞋店離開。
三码期期必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