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園 > 古代言情 > 少帥你老婆又跑了 > 章節目錄 第2164章 開閶番外(2)
    男人演技高超,繪聲繪色的把沈成芮說成了想拿好處騙走自己賭氣女兒的歹徒,而且還真有路人信了替他

    說話的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我剛見這男人在那和小女孩說話來著,哄了很久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是不能慣的,這位父親做得對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,我看你年紀也不大,怎么能去搶別人的孩子?”

    沈成芮反倒成了大家眼中拐帶女童的壞人了。

    她氣極反笑:“你這人簡直滑稽。我問你,你有什么證據說她是你女兒?”

    男人一愣,忽然道:“天地良心,我自己的女兒我還要怎么證明?”

    旁邊八卦的人又開始指責沈成芮:“你真是強詞奪理,哪有要人證明自己是父親的?”

    “這男人如果不是女孩的爸爸,這么緊張孩子干什么?”

    沈成芮聽著這些言論滿臉怒意,她身邊的小女孩就對大家說:“他想拐我去賣錢,起初就拿糖果和玩具哄我

    ,想我跟他走,被我識破后就強行抱著我跑,還好被這位小姐姐阻止。”

    她言語清晰,說得認真極了。

    沈成芮有些意外,沒想到這孩子這么聰明。

    路人們有些將信將疑,看看女童又看看男人,似乎在判斷誰真誰假。

    男人見輿論不偏向他了,立即道:“小花,你說啥呢,你不能為了跟阿爸賭氣就這樣說,你這樣多傷阿爸的

    心吶……”

    他如此情真意切,就有人怪小女孩不懂事了。

    沈成芮自然是信孩子所言的,正想幫她說話,就見女童滿臉嫌棄道:“誰是小花,我才不叫這么惡俗的名字

    。

    我叫張宣嬌,你就別演了!”說著又仰頭看向沈成芮,“姐姐幫我。”

    她生得粉雕玉琢的,一雙圓溜溜的眼睛漂亮極了,沈成芮一看就喜歡,很自然的摸了摸她的頭,笑著溫柔道

    :“當然幫你。”

    沈成芮再對眾人說:“孩子自己都說了不是他女兒,難道你們還非要讓她跟陌生人走嗎?

    你們就這么相信這個男人的話?

    孩子雖然小,但明辨是非的能力總是有的,如果他真是她父親,還真能不要阿爸跟我一個陌生的壞人走的嗎

    ?”

    男人急了,紅著臉問:“你、你憑什么說她不是我女兒!”

    終于問到點子上了,沈成芮冷笑:“你看看你自己的行頭,再看看女孩身上的裙子,你倆能是一對父女?”

    男人沒聽懂,旁邊很多人也很迷茫。

    “不說這孩子頭上戴著的這枚鉆石發卡,是意大利進口的限量款,就她身上這條裙子,識貨的都能看出來是

    知名設計師手工定制的。

    就你這樣的條件,能給女兒穿戴得這么好?

    我看你就是見這孩子出身富貴,想著拐回去要么威脅她家人騙點錢,要么賣了賺錢,十足的人販子,否則我

    剛喊你去隔壁護衛司署理論,你怎么不敢?”

    沈成芮言詞清楚,滿臉肯定,即便路邊有人分不清小女孩的鉆石成色和衣裙品質,但看男人氣質層次,也完

    全被說信了。

    “原來這男的才是個人販子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不要臉,還敢說自己是別人的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還好這位小姑娘救下了這孩子,否則都不知道會遭遇什么。”

    男人辯無可辯,抬腳就要溜。

    沈成芮眼明手快,伸腳直接將他絆倒,又掰住他雙手負于身后,痛得男人嗷嗷討饒:“姑娘你放過我吧。我

    、我第一次出來做,我也是走投無路……”

    旁邊有人遞來繩子,沈成芮接了將男人綁住丟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走投無路就能害人嗎?還害孩子,更是不可原諒!”

    沈成芮冷哼了聲,嗤笑著繼續:“能溜的時候不溜,非要跟我爭!論吵架,我沈成芮還沒輸過呢。”

    她仰著頭驕傲極了,心里也得意,救下了一個孩子,正準備問女孩家住哪里送她回去的時候,突然聽見她怯

    生生的喚了聲:“大舅舅。”

    然后,沈成芮的手就被她抓住了。

    張宣嬌縮到她身后。

    沈成芮轉頭,就見一冷峻的年輕男人正面無表情的站在自己身后,雖沒說話,卻能察覺到對方周身的怒氣。

    他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不,準確的說,是落在被自己擋住的女孩身上。

    周邊看熱鬧的人被這壓抑的氣氛壓得都相繼散開。

    司開閶沉聲:“還不快過來!”

    他身后的人過去提了那被綁男人,沈成芮方才見過的華民司署警官宋新立立即道:“司少放心,我們知道怎

    么處置。”

    司少?

    沈成芮想起方才華民護衛司署里的情形,瞬間就肯定了來人身份。

    提及司家整個新加坡都能想到的那家,政府實際掌權者司師座。

    看這位的年紀,應該是司師座的公子。

    張宣嬌磨磨蹭蹭的到了司開閶身前,心虛的低頭又喊了聲“大舅舅”。

    “長本事了你,讓你等我,甩了隨從、避開警衛都能溜出來?”司開閶開口訓斥。

    張宣嬌下意識的道:“我機靈,就他們幾個哪能困住我!”

    “你還自豪?”

    張宣嬌努嘴辯解:“那不是無聊!再說也沒出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還敢說沒事?沒事方才這里是在開大集會嗎?”

    司開閶的聲音不怒自威,卻又帶著幾分寵溺無奈,“真是越大越不聽話了!你真要出來玩不會跟我說?帶兩

    個副官在身邊,我還能不許嗎?”

    “大舅你好討厭,老是板著臉訓我,一點都沒二舅舅好!”

    張宣嬌也是個驕傲的,被當著這么多人面訓斥,哪怕自己有錯也不開心了,頓時又逃離司開閶,躲到了沈成

    芮身后,還探頭探腦的說:“我都八歲了,你還總讓人跟著我,一點自由都沒有!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談自由?”

    司開閶簡直要被這外甥女氣死,“我讓人跟著你是什么目的,你不清楚嗎?”

    張宣嬌是家族里的晚輩,仗著受盡寵愛,是唯一敢反駁司開閶的人了,此刻不怕死的接續道:“保護跟監視

    沒什么區別。”

    司開閶濃眉緊皺,盯著她又喊道:“阿嬌!”

    張宣嬌靈動的雙眸轉了轉,攀著身邊沈成芮的胳膊撒嬌道:“姐姐快幫我。”

    沈成芮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丫頭你說啥呢,要自己幫她和鼎鼎大名的司少作對?
三码期期必中